寒凝阙

主业鲵姐姐,副业磕德哈/锤基/铁虫/盾冬

少年感,荷兰弟本人了

【德哈】德哈无脑日常(4)

无脑小甜饼
麻瓜设定
各段子之间并无关联
为甜而甜,惊天ooc
生日发个小甜饼安慰一下自己



1
哈利买了一瓶西柚味的茶派,正准备打开来喝。
他拧了拧瓶盖,十秒后,放下了手,面露难色。
打不开瓶盖,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
哈利碰了碰旁边罗恩的手肘:“罗恩,帮我拧开个瓶盖呗。”罗恩点头答应了。
半分钟后,罗恩默默地把茶派还给了哈利:“兄弟,对不起,还是你自己开吧,我帮不了你。”
哈利默默地接过饮料,悄悄地拧紧一点,在下一秒猛地举高,大喊:“谁帮我拧开这瓶饮料,有赏!”
话音刚落,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德拉科就夺过了饮料,无视罗恩的“喂!马尔福,你怎么来了”,笑嘻嘻地说:“我要是拧开了,波特你可要好好地给我奖励哦。”
哈利应和着“一定一定”,饶有兴致地看着德拉科数次试图拧开瓶盖未果,只是手都弄红了。最后德拉科还是没拧开瓶盖,只好满脸不乐意地把饮料递还给哈利。
哈利接过饮料,自己试着拧了拧,没想到开了,挑了挑眉,略带些小得意地看着德拉科。
德拉科伸出了自己发红的手,可怜巴巴地说:“哈利,你看我为了帮你拧开瓶盖,手都红了,你真的不给我奖励吗?”
哈利:不
德拉科(委屈):才不会说在哈利说要奖励的时候就已经想好要把哈利亲亲抱抱举高高了


2
潘西觉得自己做过最正确的事,就是在发现德拉科喜欢哈利后,随便找了个理由,把德拉科拉到了破釜酒吧,接着又偷偷把德拉科的黄油啤酒换成火焰威士忌。
很快,德拉科就不胜酒力,倒在了桌子上。
潘西晃了晃他:“德拉科,你醉了吗?”
“我没醉。”通常喝醉酒的人都不会说自己喝醉的。管你喝没喝醉,我就当你喝醉了。
潘西伸出三根手指:“德拉科,这是几根手指?”
“三根。”
潘西默默地收回两根手指:“不,这只是一根手指。德拉科,你喝醉了,看东西都重影了。”
“不,我没醉。”
“醉了也没事,要不你趁着酒劲去和哈利表白,失败了就说自己喝醉了,反正他又不能拿你怎么办。”
“这……要是他不答应呢?”
“不答应就说你在玩真心话大冒险呗。你平时不挺能说的吗?马尔福怕过谁。去吧,德拉科。”
德拉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缓缓起身准备去找哈利。
潘西在背后无声地笑了。
这时,格兰芬多铁三角推开了酒吧大门,有说有笑地走了进来。
看到哈利,德拉科眼睛都亮了,整个人也没了刚才醉酒的迷糊劲。潘西在一旁默默地推了他一把。
接着就是众人口中“快准狠”的表白现场了。
德拉科快步走向哈利,拉住他的手,直接表白:“哈利波特,我喜欢你。”还没等哈利反应过来,德拉科抱着他就是一阵狂吻,还是能听见声音的那种。
罗赫:……
潘西:别看我,我不是,我没有。


3
不要问哈利的同班同学是怎么知道哈利和德拉科之间的关系的。
如果在他们确定恋爱关系后,德拉科没有每节下课都往他们班跑,守在门口不等到哈利出来誓不罢休的话,
如果他们一大群人聚在一起聊天时,德拉科没有用手环住哈利的大腿,并且多次想把哈利拉到自己腿上坐的话,
如果德拉科没有把哈利抵在他和栏杆之间,并用手拍着哈利的屁/股的话,
他们也不会知道德拉科与哈利的关系。



4
论霍格沃茨的全体学生是怎么知道哈利和德拉科的关系的。
某天,德拉科和哈利吵架了。
沉思了一晚上,准备道歉的德拉科早早就到了礼堂,等着哈利的到来。
然而,还在气头上的哈利看见了德拉科,停住了前进的步伐,一甩书包带,转身就走。
德拉科自然很着急,连忙起身追,边追还边念叨着:“哈利,宝贝,我错了,你听我说……”
德拉科的话还没说完,他就听见了一阵的吸气声。
他说得是不是太大声了,他们不会都听见了吧?哈利好像说过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他们的关系的呀。
德拉科回过神,发现哈利已经快跑得没影了,他连忙追,还喊得更来劲了:“宝贝,哈利,你别走呀。”



5
艺术节快开始了,格兰芬多正在排练他们的话剧。
哈利念着他的台词:“你们别乱来,我上面有人。”
不知是谁带的头,一众格兰芬多都笑了起来。
哈利(黑人问号脸):你们在笑什么?
某位不知名的格兰芬多男生一语道破天机:“哈利,你上面当然有人,你上面的人,不就是德拉科·马尔福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利:???这谁出的台词?


6
刚入学没多久时,不怎么待见哈利波特的德拉科曾在变形课教室的书桌上刻下一行字:I  want to fight with Harry Potter.     by Draco Malfoy
一位赫奇帕奇偶然发现了这行字,作为一名温和的赫奇帕奇,她把这行字改成了I want to touch Harry Potter.
接下来的发现者是位拉文克劳,聪明的拉文克劳女孩觉得这句话并不简单,并把它修改为:I want to kiss Harry Potter.
作为四大学院中最后发现这句话的格兰芬多发扬了他们热情奔放的风格,只是略微修改了一下这句话,把它所要表达的深层意思展现出来。
没过多久,偶然坐在这个座位的哈利看着书桌上的“I want to fu/ck Harry Potter .    by Draco Malfoy”陷入了沉思。



茶派是真的难开,德哈是真的甜,我写文是真的辣鸡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一句话“你要相信,每一个令你意难平的结局,其实也许是他们力所能及的最好结局”
感觉我的每个cp都好适合这句话啊
德哈、锤基、铁虫、盾冬……
哇的一下哭出声

每次写完一篇德哈都会感慨,我写的德哈原来还可以这么烂

【德哈】秋

文学社的限定主题写作,写德哈完全不虚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大概是重度ooc与小学生文笔结合的产物

Summary:秋天,向来是一个薄情而又多情的季节。



【1991年秋】
油灯是昏黄的暗色系,秋天也是昏黄的暗色系。
走在德拉科身旁的哈利有些不合时宜地想着。
德拉科和哈利在茂密、漆黑的禁林里穿行。坦白来说,哈利刚开始很不高兴,他和赫敏夜游被发现多少也是因为马尔福(虽然德拉科也被罚了这一点让他开心了不少),也是因为德拉科吓唬纳威,他才要和德拉科一组。
现在哈利看着走在他前面的德拉科,回想起他平时的混蛋作风,现在却提着油灯为他们照明,嘴里还一直不停地念叨着,说些话来挑衅他,心里开心了不少。
心情舒畅的后果就是——“德拉科”一词从他的嘴里脱口而出。德拉科听到他的教名从哈利嘴里说出来,也愣了愣,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回复,藏在头发后的耳根微红,可惜哈利没看见这难得一见的场景。最后,德拉科也只是象征性地回了一句“Scared,Potter?”
哈利知道自己刚才嘴快说错话了,现在也不说话了,只是沉默地走在德拉科后面。
忽然,哈利停住了前进的步伐,举起胳膊拦着德拉科。
地上躺着的是死去的独角兽,哈利正想走前去细看,一个穿着斗篷的身影忽地从旁闪出,贪婪地吸食着独角兽的血。哈利被惊得立在原地,跑也不是留也不是。吸食完毕的黑影站起来,一步步走向哈利。
随着黑影的接近,哈利感受到了伤疤一阵刺骨的疼痛。他痛得无法站立,倒在地上,使劲挣扎着,意识朦胧间,哈利只看见德拉科撒腿就跑的身影。
没过多久,海格就来了。
还真是个胆小鬼,哈利后来回想起这件事,这么评价德拉科。但海格会不会就是他叫来救哈利的呢?哈利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1992年秋】
秋风是秋天的礼物,在秋风的吹拂下,少年们总给人一种青春张扬,活力四射的感觉。
尤其是哈利·波特。正在和格兰芬多打魁地奇的斯莱特林德拉科·马尔福由衷地这么觉得。
在秋风中,哈利本来就不那么整齐的黑发变得凌乱。而哈利为了躲避失控的游走球,不得不在空中傻乎乎地旋转,更是让哈利的头发乱成了一团。
趁着现在金色飞贼还没出现,有点无聊,还不如和波特拌拌嘴。
抱着这种心态,德拉科毫不留情地大声嘲讽:“是在练芭蕾舞吗,波特?”
忙着躲避游走球的哈利本不想理会德拉科,却在回头蹬德拉科的瞬间发现了德拉科耳朵旁的金色飞贼。
哈利前进的身影顿了一下,犹豫着现在冲过去会不会被德拉科发现。
也许是他在空中停得太久了,在“砰”的响声中,他被游走球击中了,他的手臂火辣辣地疼。
这下可没什么好犹豫的了,哈利猛地偏离原来的方向,冲向德拉科。
完了,玩笑开大了,哈利波特要杀人灭口了。德拉科怕了。
哈利并没有理会惊恐的德拉科,用没有受伤的手抓住了金色飞贼,直直地往地面坠落。
原来他刚才不是要来撞我啊,不知怎的,德拉科有点失落。
德拉科无声地看着受伤的哈利被队员送去了医疗翼,小脸皱成了一团。要是我刚才能抓住他就好了,这么想想,德拉科就更失落了。

【1993年秋】
东方好像有一个词叫“一叶知秋”,叶子落了,秋天就到了。
哈利定定地看着德拉科一步步地向自己走进,轻踏在落叶上,发出清脆的“沙沙”声,脑子里却直冒出了这句话。
对面的德拉科却蓦然停下了脚步,一脸惊恐地指着哈利身后:“小心点,波特,你身后有个摄魂怪—”
格兰芬多的脸色一凝,虽说霍格沃茨这么安全,摄魂怪也进不来,但万一呢?他往身后看去,却发现什么也没有。
他回头怒视马尔福,却发现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带上了兜帽,举起手,和他的小跟班高尔克拉布一起装作摄魂怪的样子,并故意发出“呜呜”的声音。其他斯莱特林则配合着大声哄笑。
哈利蹙眉,张嘴想怼回德拉科,赫敏却抢先一步,直接把哈利拉走了。
被拉走的哈利没看见身后的德拉科有些失望的眼神,正如德拉科也没听见哈利向赫敏抱怨:“赫敏,你拉走我干嘛,我都想好怎么怼回马尔福了。”
真是幼稚鬼,还装摄魂怪,当天晚上的的哈利是这么想的。他也不想想,有那么帅的摄魂怪吗,不,是有钱,不是帅,不是帅。

【1994年秋】
霍格沃茨的树真是一种能让人联想到秋天的点缀。
想爬树不料却被树叶弄得满身都是的德拉科这么想道。不过好歹还是爬上了树。
看着目标的黑头发走了过来,德拉科拍了拍身上的落叶,利索地从树上跳了来,脸上挂着讥讽的笑容:“波特,我怀疑你在这里待不长了。三强争霸赛的勇士有一半都死了。你认为自己能活多久?我猜大概是第一个比赛项目开始后十分钟吧。”
心情低落哈利只是用一种极不耐烦的眼神瞟了德拉科一眼,并没有回应。克拉布和高尔倒是讨好地傻笑起来。德拉科皱眉,他才不想要克拉布和高尔的回应,他要的是哈利波特——的回应。
但由于海格的出现,本想继续的德拉科不得不就此打住。
这场闹剧还没完,当天下午,德拉科和一众斯莱特林就守在了教室外,他们的胸前都别着一枚徽章,上面印着相同的文字:支持塞德里克·迪戈里—霍格沃茨的真正勇士!
“波特,喜欢吗?”看到哈利走近,马尔福大声说道:“它们还有别的花样呢—快看!”
他把徽章使劲按了按,原来的字消失了,出现了另外一行字:波特臭大粪
所有斯莱特林都配合着德拉科按了按徽章,一起大声哄笑。在所有斯莱特林中,只有德拉科笑得最卖力,也最刻意。
一时间,哈利的眼前全是德拉科精心制作的“波特臭大粪”徽章,耳旁全是德拉科·马尔福加大版的笑声。
哈利这段时间积累的怒气终于爆发了,他再也忍不了了,抽出了魔杖:“火烤热辣辣!”
德拉科也不甘示弱,几乎同时采取了行动:“门牙赛大棒!”
后来的结果整个霍格沃茨都知道了,这场闹剧以哈利的魔咒击中高尔,德拉科的魔咒击中赫敏,哈利和罗恩因反驳斯内普的不公正待遇被罚禁闭告终。
但这场闹剧的其中一名男主德拉科·马尔福却始终不认为这是一场闹剧。我明明只是觉得三强争霸赛很危险,友好地告诉哈利波特它的危险性并试图阻止他参赛而已,怎么变成了我和哈利波特针锋相对?德拉科·马尔福实力委屈。

【1995年秋】
秋天的槲寄生可真好看,不过还是对面的秋张更好看。
看着边哭边向他靠近的秋张,这是哈利此刻内心唯一的想法。
在槲寄生下,哈利和秋张的距离渐渐减小,减小到哈利能看见秋张睫毛上的每颗泪珠,减小到哈利看到秋张的眼睛里只有他的身影。
他们接吻了,浅浅地吻着,一触即分,却又不停地试探着。哈利确信自己还尝到了秋张眼泪的味道。
吻毕,他们额头相抵,哈利抬起手,想用指腹替秋张擦去眼泪。
“砰”墙角传来的响声让两人一惊,哈利下意识地把秋张护在身后,向走道望去,只见一个穿着霍格沃茨校袍的学生正飞奔着离开,他的浅金色头发格外显眼。
不会是德拉科·马尔福吧?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哈利发现他知道有着浅金色头发的霍格沃茨在校生只有德拉科·马尔福了。他不会去告诉乌姆里奇吧?不过告诉乌姆里奇又能怎样?我和秋张接吻又没违反霍格沃茨校规和所谓的教育令,我怕什么。哈利这样安慰自己。
不过,哈利并不想承认,他觉得自己可能被德拉科·马尔福发现后,总有一种自己偷情被伴侣抓包的感觉。但愿只是他想多了。

【1996年秋】
秋天是个容易让人做噩梦的季节。
再一次从噩梦中惊醒的德拉科由衷地这样觉得。
德拉科曾经梦到过伏地魔威胁他,让他帮他办事,但更多时候,德拉科的噩梦都与哈利有关。
德拉科梦到过那次他在盥洗室里哭,忽然从破镜子里看见哈利在他身后瞪着他。他和哈利几乎同时抽出魔杖。他们的前几个魔咒都打偏了,把盥洗室弄得乱七八糟的,桃金娘尖叫着让他们别打了。
哈利被漫了一地的水滑倒了,德拉科在这关键时刻,用了一个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对别人用的魔咒:“钻心剜—”
他的魔咒还没念完,哈利已经反应过来,大喊:“神锋无影!”
德拉科被击中了,倒在了地上,血如泉涌,意识已经开始朦胧的德拉科看着哈利跪在他身旁,神情异常慌乱:“不!”
德拉科那时就在想,难得救世主会为他而慌张,看到他从未见过的救世主狼狈的一面,就算这样死了,也赚了。
德拉科还梦到过那次救世主和那黑头发的拉文克劳被他撞见的接吻。他发誓,他没有跟踪救世主,他不是故意看见波特和别人接吻的。说起来,波特的吻技也太烂了吧,那女生都哭了,怎么不和他学习一下。不过,他当时看到他们接吻时表现是不是太激动了,会不会被他们发现了。算了,就算发现了,那又能怎样。德拉科·马尔福不介意再和哈利·波特打一架。

【1997年秋】
1997年的秋天,对哈利来说,和在霍格沃茨的前六年秋天都不一样,今年秋天,他和两名伙伴一起,开始了名为找魂器实则逃亡的冒险。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想过以犯人的身份被抓进马尔福庄园。哈利被人推着,满脸不情愿地想着。
德拉科被推到了他面前。“德拉科,是哈利波特吗?”卢修斯急切地问着。
哈利低下头,不敢与德拉科对视,可德拉科似乎也不敢看他。
“我不能确定。”德拉科犹豫着开口。
卢修斯把德拉科的脸凑到哈利面前:“再仔细看看,德拉科你是怎么想的?”
四目相对,哈利确定德拉科认出了自己,哈利看着德拉科的眼神掺杂了些许祈求,他的嘴悄悄做着“Draco”的口型。但愿他别把我说出来。哈利在内心祈祷。
一阵沉默过后,德拉科开口了:“我不知道。”然后向纳西莎走去。
最后被认出来的是赫敏,哈利和罗恩被关进了地牢。在多比的帮助下,哈利和罗恩冲进了客厅,与马尔福一家对峙。
一阵奇异的摩擦声传来,水晶吊灯坠落。哈利抓住机会,飞身跃过扶手椅,夺走了德拉科手里的魔杖。
后来,回想起这件事的哈利想不明白,为什么当时的德拉科,好像没怎么抵抗他的样子。
就好像哈利也想不明白,他当时为什么会认为德拉科会帮他。

【2000年秋】
今年是千禧年,也是那场可怕的战争结束的第二年。这年秋天,救世主哈利波特就要和金妮·韦斯莱结婚了。
世人都说秋天向来薄情,救世主却偏要给秋天安上个多情的名号,把自己的婚礼安排在秋天。还真是那个特立独行的救世主。翻阅预言家日报,却发现大半是哈利波特的婚礼相关的新闻的德拉科有些讽刺地想道。
哦,他差点忘了,哈利波特可不这样认为,他说了,秋天是金黄的季节,很适合格兰芬多。
德拉科自然出席了哈利的婚礼。
他接受着旁人向他投来的怪异的目光,脸上挂着礼貌的笑容,与救世主握手,送上祝福:“我代表马尔福一家祝哈利波特新婚快乐。”
哈利笑着握住他的手:“德拉科,谢谢你。”
哈利和金妮在宾客的注视下交换了戒指。
作为傲罗的哈利敏锐地察觉到,自己在与金妮交换戒指时一直被一道不同于祝福的目光盯着,而且根据他多年的经验,这道目光的主人很可能是德拉科马尔福,可是他这样盯着他干嘛?当时的哈利想不明白。
德拉科看着哈利为金妮戴上戒指时脸上的笑容,只觉得有一瞬间的心痛,他的潜意识告诉他,他可能并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面前。可是,是什么样的事情呢?当时的德拉科并不知道。
戴完戒指,哈利微笑着向金妮伸出手,似是邀请她与自己共度余生。德拉科想起了一年级时,哈利拒绝了他的握手,想起了七年级时有求必应屋的大火,哈利也是这样向他伸出手的。他们之间的握手,晚了七年。
现在,他向别人伸出了手,并永远地握住那个人的手了。
德拉科叹了口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年后,德拉科马尔福与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完婚。

【2017年秋】
这一年的秋天似乎一下子就到了。哈利一家人轻快地穿过马路,来到国王十字车站。
阿不思正在和詹姆争论:“不会的,我不会进斯莱特林!”
詹姆倒还是笑嘻嘻的:“我只是说你会,这又没错。”
“詹姆。”在金妮的目光下,詹姆不说话了。
波特一家人又遇见了罗恩赫敏。“哈利,最近过得怎样?又在为阿不思担心?还是詹姆?”罗恩边帮阿不思把行李拿上车边说着。
还未到入学年龄的莉莉和雨果激烈地讨论着他们会进霍格沃茨的哪个学院。
“看那是谁。”
德拉科·马尔福和他的太太阿斯托利亚以及儿子斯科皮在一起。发现哈利、金妮在看他后,德拉科微微点了下头就转过身去了,似是不太愿意和哈利他们打照面。
哈利和金妮也转过身去,和阿不思告别。
“要是我进了斯莱特林呢?”阿不思悄悄问哈利。
“阿不思·西弗勒斯,你的名字中含有霍格沃茨两位校长的名字,其中一位就是斯莱特林,而他可能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人。”
“可是如果—”
“那斯莱特林就会得到一位优秀的学生。我们觉得这并不重要。好了,该上车了。”哈利拍了拍儿子肩膀。
阿不思跳上列车,火车开出,发出轰鸣声,冒出烟雾。金妮挥着手,目送列车离开。
趁着这机会,哈利偷偷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金发斯莱特林。哈利没告诉别人,阿不思提起斯莱特林时,他的第一反应竟是德拉科·马尔福。那个他学生时代一直视为死对头的斯莱特林。
低头沉思的哈利没发现德拉科也借此机会看了他一眼,而后沉默。也对,除了点头,他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呢?
他们都想起了他们曾经的挑衅,流亡时不戳破的身份,有求必应屋的大火中哈利向德拉科伸出的手,德拉科向哈利丢来的魔杖,以及那为数不多的几声“德拉科”。
“阿不思没事的。”以为哈利在担心阿不思,金妮小声安慰。
哈利看着她,放下手,无意触到了额头闪电形的伤疤。
“我知道。”
伤疤已经十九年没疼过了。
哈利也很久没再想起过他了。
他们的一切,始于1991年秋,完结于2000年秋。
他们的一切,在秋天开始,也在秋天结束。
一切太平。





感情线一塌糊涂是我对自己的故事的评价
写完感觉自己写了一个互相暧昧但又不得善终的故事,我笔下的德拉科可能有那么一点知道自己喜欢哈利,但哈利好像没怎么往那方面想,又或者是两个直男都没发现自己对对方的那点小心思,就稀里糊涂和别人结婚了。
ps:我的上一篇文章是哈利看着德拉科和别人结婚,这篇是德拉科看着哈利和别人结婚,看着对方和别人的目标达成辽√
最后,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我写的德哈总是那么烂


hp7德哈相关合集
把相关的都放进一张图辽
p2 马尔福庄园
p5 火场救夫相关
p6 依旧是哈利救德拉科
p7 十九年后

(希望寒假有时间能做个文字版的德哈合集)

图源hp5
这是我见过最扯的扣分理由,没有之一

hp6原著德哈发糖(?)合集(下)
p2有惊喜,不放在p1是为了别把你们吓到了

hp6原著德哈发糖(?)合集(上)
hp6的糖不少,一次发不完
p1 论断句的重要性
p6 我总觉得是在暗示你德的发际线

【德哈】不老梦

【Better-Five】
惊天ooc+小学生文笔预警
题目名为“不老梦”只是因为我很喜欢歌里的那句“若要忘却年少轻狂的痛,从此后分赴西东”
bgm:不老梦

关于我们仍然在相爱这件事,我们谁都没有提起。


德拉科和他的跟班克拉布、高尔一起哈哈大笑,肆意嘲笑着那封给哈利的情书。
珀西在尽力驱散人群:“你们走吧,走吧,快去上课吧,还有你,马尔福。”他特地指明了德拉科。
德拉科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本笔记本,把它递给克拉布和高尔看。
“还给我。”哈利压低了声音说。
德拉科显然以为日记是哈利的,得意地朝哈利挥舞着日记,毫不顾忌地打开了日记,随意翻动,发出“哗哗”的声音。哈利急了,抽出魔杖,喊道:“除你武器!”日记从德拉科的手中飞向空中,直到罗恩接住了它,把它递给了哈利。
德拉科带着些来不及掩饰的慌乱走了,经过金妮身边时顿了顿,毫不客气地朝她吼道:“我认为波特不太喜欢你的情人节贺礼。”
夜里,哈利偷偷拿出日记本,想仔细研究里德尔的日记,却发现里面掉出了一张纸条。哈利摊开纸条,映入眼帘的是流畅的花体字:哈利·波特,从看见你的那一刻起,我便喜欢上了你。
哈利皱了皱眉,翻看纸条,发现没署名,开始回想着他是否见过谁的字体长这样。
忽然,他脑袋一疼,直直地晕了过去。
等哈利再次睁开眼时,却发现自己回到了魔金夫人长袍店,那个第一次看见德拉科的地方。
由于已经见过了德拉科再加上现在的哈利可不怎么喜欢德拉科,对于年幼的德拉科的问话,哈利也显得没有那么自卑,甚至有种咄咄逼人的气势。
“喂,也是去上霍格沃茨的吗?”德拉科搭话。“是的。”
“你有自己的飞天扫帚吗?你打过魁地奇吗?”
“没有,但我想,我能入选我们学院的代表队。”德拉科发出一声嗤笑,显然是觉得哈利太自不量力。
“那你知道你会被分到哪个学院吗?”“不知道,但应该不会是斯莱特林。我可不这么喜欢他们学院的人。”
德拉科瞪了一眼哈利,把那句“我知道我会被分进斯莱特林”憋回肚子里,转过身去,显然不愿意和哈利说话了。哈利自己倒也乐意不和德拉科说话,在德拉科背后无声地笑了。
很快,哈利惊讶地发现,尽管他回到了一年级,但他能改变的仅仅是和德拉科·马尔福的初遇,或者是,他能记得的就只有和德拉科的初遇,其它事情他都记不太清楚了,只能任由他们朝记忆里那个模糊的方向发展。当他试图谈论关于他所能记住的,未来发生的事情时,就会发不出声音。罗恩和赫敏也会茫然地看着他,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
只不过在哈利再一次回到那天时,他着急地打开里德尔的笔记本,却没有在里面发现那张他曾受到过的纸条。
估计是其它同学的恶作剧吧,哈利这么想。
就这样到了三年级。
在一节魔药课上,无聊的德拉科打量着表面认真听课实则神游的哈利,看着他乱蓬蓬的头发和黑框眼镜遮不住的碧绿眼眸,笑了笑,毫不顾忌地在斯内普眼底下折了一只纸鹤,一挥魔杖,让纸鹤朝哈利飞去。
哈利看着飞到面前的纸鹤,偷偷地环顾四周,只见马尔福在向自己挑眉,很明显,纸鹤是马尔福给他的了。
好学生就是好啊,上课不听课偷偷折纸鹤还不会被罚,哪像我,做错一点又是扣分又是关禁闭的。哈利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摊开纸鹤,却发现纸鹤里面只画了一个自己的火柴人在骑飞天扫帚。怕不是在嘲笑自己上次摔下扫帚,画得可真够丑的。哈利在内心狠狠嘲笑了一番马尔福的画画功底,但明面上,他只是恶狠狠地瞪了马尔福一眼,没说话。
德拉科感受到来自哈利的怒视,挑了挑眉,笑了。
夜里,格兰芬多的寝室里,摊开的纸鹤被哈利随手扔到地上,哈利背靠床,看着罗恩向他们展示弗雷德和乔治的新发明。
“罗恩,究竟这东西的原理是什么?真的能成功吗?”迪安问道。
“我也不知道,要不试试咒语?现出原形!”
没想到,罗恩的手一抖,咒语没射中那东西,反倒射中了地上摊开的纸鹤。哈利发现,纸鹤马上显出了几行字。想着这也许是马尔福的诡计,哈利并没有声张,趁他们不注意,捡起了纸鹤查看,上面只有一句话:波特,今晚奖品陈列室见。记住,只能你一个人来。
哈利感到疑惑,这个马尔福到底想干嘛?他一年级时已经在奖品陈列室吃过一次马尔福的亏,他可不想再来一次。可现在不一样,马尔福也曾在魔药课上让他亲自去找布莱克,难不成他知道和布莱克相关的消息?
收到这个念头的鼓舞,哈利甩开被子,下了床,无视罗恩的询问“哈利,你去干嘛?”和纳威的阻拦“哈利,现在是特殊时期,你出去很危险的”穿上隐形衣,径直往奖品陈列室走去。
哈利到达奖品陈列室时,德拉科正在无意识地徘徊,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些什么。哈利凑过去,只听见马尔福小声地嘟囔:“波特,最开始你拒绝我的握手时,我的确很讨厌你,但我后来发现,那并不是讨厌。禁林里你不经意间说出的那一声“德拉科”的那一瞬间,我的心“咯噔”一跳,我知道,那是心动的感觉。那句“德拉科”也让我发现,也许你并不是那么讨厌我。你看,也许,我们还是有可能的。哎呀,这些话怎么说出口?我平时装出那么讨厌他的样子,让他知道我喜欢他,那还得了?”
没错,的确不得了。哈利皱了皱眉,马尔福喜欢他?这可有点让他难以置信了,毕竟德拉科在他心里就是一个巫师版的达力。每天都会堵在他上课的路上,拦住他,故意说些话来挑衅他。在哈利心里,他和德拉科可是一等一的死对头。
这么想来,说不定二年级时的纸条也是马尔福送的。毕竟在霍格沃茨里,写得一手漂亮的花体字的人可不那么多,但不巧,德拉科·马尔福就是其中一个。
他往前迈了一步,走进德拉科的视线范围,德拉科听见了脚步声,抬起头,看见了他。他们无声地对视着。
哈利清了清嗓子,打算打破这令人尴尬的沉默,正欲开口说些什么,一阵眩晕便袭击了他。
他再一次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回到了禁林,正和赫敏、海格并排走着。
哈利思考着发生了什么,二年级收到的纸条,德拉科说从初见时就喜欢他,于是他回到了与德拉科初见的魔金夫人长袍店。就在刚才,德拉科说在禁林里的那一声“德拉科”让他动心,于是他回到了禁林。
这么说来,只要德拉科向自己表白一次,他就会回到让德拉科心动的瞬间?这是什么神奇的魔法?
赫敏和海格疑惑于哈利长久的沉默,忍不住问他为什么不说话。哈利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回答。就在这时,冒出了红色的火花。哈利在心里松了口气,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接下来,没有让哈利意外,哈利、德拉科和牙牙分到了一组。与德拉科一同走在禁林里,哈利忍住了反驳的想法,对德拉科的一切挑衅都以沉默来应对,也控制住自己,没有再说出“德拉科”一词。
德拉科见他不说话,自然也不会自找没趣,问了哈利一句“波特,你今天是哑了吗?”就撇撇嘴,不说话了。
就这样,哈利到了四年级,他被选为三强争霸赛的勇士之一,备受质疑和嘲讽。
他和赫敏一起上魔药课时,发现斯莱特林的学生都等在教室外,每人的长袍前襟上都别着一枚徽章,那些徽章上无一例外,都写着“支持塞德里克·迪戈里——霍格沃茨的真正勇士!”
带头的德拉科见哈利走近,大声说道:“喜欢吗,波特?再给点别的花样你看看!”
说罢,德拉科按了按胸口上的徽章,上面的字变成了另外一句话“波特臭大粪”。
斯莱特林的学生学着德拉科的样子,都按了按那个徽章。最后,哈利眼前满是“波特臭大粪”这句话。
哈利再也忍不住了,拔出魔杖:“火烤热辣辣!”“门牙赛大棒!”德拉科不甘示弱。
当然,他们的咒语都没击中对方,反倒是击中了高尔和赫敏。
由于斯内普的区别对待,赫敏哭着跑了。哈利和罗恩在被罚禁闭后也只能乖乖回教室。
在略显黑暗的教室里,马尔福衣襟上的“波特臭大粪”显得格外刺眼,德拉科还不停地指着徽章,朝哈利得意地笑。鉴于这是在斯内普的课堂上,哈利忍了忍,没有出声,但也不禁疑惑,那个之前还说喜欢我的马尔福呢?他还专门制作徽章来羞辱我?
下课后,哈利摸了摸长袍的口袋,却发现口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徽章。
走到无人处,哈利掏出徽章,发现上面还是写着“支持塞德里克·迪戈里”,他试着按了按徽章,本想着会出现“波特臭大粪”的字样,没想到却是“波特,我喜欢你”
哈利来不及多想,又是一阵眩晕。
他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来到了二年级时的盥洗室,正准备和罗恩赫敏一起喝下复方汤剂。
由于预料到德拉科会说什么,哈利避免了像上一次一样差点暴露身份。
他强迫自己顶着高尔的脸朝德拉科奉承地笑,称赞他模仿科林的惟妙惟肖“对,没错,克里维就是这样”对德拉科的观点表示认同“德拉科,你说得对”。德拉科似乎对他很满意,还勉强称赞道:“高尔,你终于不那么迟钝了。”
问到了想要的东西,哈利就拉着罗恩赶紧离开了。
尽管并不太平,但哈利还是再次读到了四年级。
三强争霸赛的第二个项目与金蛋有关,在塞德里克的提醒下,哈利来到了级长浴室。
在桃金娘的帮助下,他成功打开了金蛋。离开之际,哭泣的桃金娘忽然飘到他面前,带着哭腔又不失八卦和激动的声音在他耳边轻声诉说:“有时也会来这个级长浴室的马尔福可是经常提起你,他还说什么穆迪把他变成白鼬那次是你第一次因为他而笑,他在那一瞬间忽然觉得原来你也是会对他笑的,原来你也不总是对他很冷漠。我说,他该不会是喜欢上你了吧?”
哈利脑子里立刻浮现出了德拉科被变成白鼬时哆哆嗦嗦的可爱模样,素来喜欢小动物的哈利忍不住又笑了。
桃金娘还没来得及追问下去,就看见哈利消失在了她面前。
又回到了四年级初,哈利面对眼前愤怒的穆迪,魔杖直指一只浑身雪白的白鼬,看着白鼬在魔杖的威胁下有些绝望和哆嗦,忍住了嘲笑变成白鼬的德拉科的欲望,转而抬头看向了树,似乎在研究这棵在霍格沃茨待了这么长时间的树有什么独特之处。
一旁的罗恩赫敏和围观群众一起大笑,没注意到哈利的异样。
终于复原的德拉科也顾不上一旁装作看不见的哈利,只是恶狠狠地用“他爸爸”威胁着穆迪。
可接下来的五到七年级,这三年,对哈利·波特,对许多巫师来说,都是极其黑暗的三年。
哪怕只是在霍格沃茨,德拉科也没有像以前那样,经常跟踪嘲讽哈利了。哈利已经很久没有看见那个曾经说“要想猎狗一样跟着他”的金发少年了。
但从四年级起,可能是因为那个不知名的让哈利每次都会因马尔福的表白而回到让他心动的那一刻的魔法,哈利自己也开始悄悄地打量德拉科。
除去那淡金色的头发和略显苍白的脸色,德拉科的眉眼也很出众,灰蓝色的眼眸不知撩动了多少少女的心弦。德拉科极少笑。但不能否认的是,德拉科笑起来时微红的脸更能为他的颜值加分。或许是想引起哈利的注意吧,德拉科乐于和哈利作对,在各种地方堵他,还记得五年级德拉科成为调查行动组成员后以“我不喜欢哈利·波特”为由扣了哈利五分吗?
哈利得承认,在一次次的观察中,他真的喜欢上了那个有些骄纵的少年。
无奈,天不遂人意。
那场闻名巫师界的大战结束后,除了那次哈利出庭为马尔福一家作证外,哈利和马尔福似乎再无交集。
在庭审现场,哈利力证他打败伏地魔的魔杖是属于德拉科的,同时纳西莎谎称他死亡,他们都对打败伏地魔产生重大作用。哈利的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德拉科·马尔福,他固然曾经是食死徒,但他在作为食死徒期间所做的错事并非他自愿,只是迫于无奈。在我被捉进马尔福庄园时,他分明认出了我,但却没有指认我。明明只要把我供出来,他一家人就可以被伏地魔所重用,但是,他没有。我想,从这里便可以看出他不是一个残忍的人。”
可即使这样,德拉科也没有看过哈利一眼,全程低着头,没有为自己辩解,不知道在想什么。从开始便一直在注视德拉科的哈利心知德拉科不愿理他,他也知道德拉科是个骄傲的人,可能未必愿意在他的帮助下避免威森加摩的处罚,也就没有再看他了。
可哈利不知道,他离开后,德拉科盯着他离开的方向看了好久。

救世主总是受人欢迎的。但哈利拒绝了无数姑娘的邀请,他在等,等德拉科开口告白。他知道,这一次,只要德拉科一开口,管他什么魔法,他一定会答应。
几年后,哈利等到了德拉科和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的婚礼邀请函。
哈利无声地盯着邀请函看了好久,可能看得照片上的新郎新娘心里都有些发毛了吧。他明白大战后马尔福家的艰难处境,也理解他此番政治联姻对马尔福家的助力有多大。但他依然不甘,他还在等。
直到婚礼快开始,哈利才匆匆幻影显形到现场。
他去的时候有些晚了,前排满满的都是人,只在阿斯托利亚的正后方恰好留有一个位置,哈利赶紧挤了过去。
哈利进场时,德拉科眨了眨眼,好像是在确认哈利是否来了,但面上表情没有变化,眼睛还是盯着阿斯托利亚。
婚礼开始了,牧师问道:“德拉科·马尔福先生,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小姐,你愿真心诚意与对方结为夫妇,遵行上帝在圣经中的诫命,与对方一生一世敬虔度日;无论安乐困苦、富贵贫穷、或顺或逆、或健康或病弱,你都尊重他(她),帮助他(她),关怀他(她),一心爱他(她);终身忠诚地与他(她)共建基督化的家庭,荣神益人。你愿意吗?”
“我愿意。”阿斯托利亚马上答道。
德拉科顿了顿,看向前方,哈利感到他的目光仿佛化作了无形的箭,穿过阿斯托利亚,射到他身上。
他和德拉科隔着阿斯托利亚对视。那一刻,哈利想到了很多。他想到他们球场上几次争夺金色飞贼,互相碰撞,却也会朝对方得意地笑,想到德拉科曾无数次在教室门口堵他,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却只为和他说上几句话,想到六年级时,德拉科终于没有再堵他了,是他一直在寻找德拉科的踪迹。
他们的眸中都有情,却都说不出,也不能说。
哈利以为德拉科会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但德拉科没有。德拉科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我愿意。”
就在此时,哈利感到了天旋地转。这发展不对啊,德拉科·马尔福都没向我表白,我为什么还会晕?哈利这么想着,伴着婚礼进行曲,在众宾客的惊呼声中倒了下去。
这一次,哈利可没像前几次那样那么快就重新睁开了眼睛。朦胧中,他感到自己躺在地上,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哈利看到德拉科对他笑,对他说,别来无恙。
【黄道吉日,诸事皆宜】

文中开头捡日记+德哈初遇+徽章这三部分部分引用了hp原著,德亚婚礼神父的话摘自百度百科,如有冒犯,在这里致歉
这是我写过最长的文章了(然而只有5k+
我觉得我还是回去写沙雕日常吧

【HP_Better联文】群 号:626 749912
欢迎进来一起玩~

也欢迎扩列,我q号:2964836874
记得备注下是德哈粉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