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凝阙

主业鲵姐姐,副业磕德哈/锤基/铁虫/盾冬 偶尔磕斯哈
微博@寒凝阙

图源hp5
这是我见过最扯的扣分理由,没有之一

hp6原著德哈发糖(?)合集(下)
p2有惊喜,不放在p1是为了别把你们吓到了

hp6原著德哈发糖(?)合集(上)
hp6的糖不少,一次发不完
p1 论断句的重要性
p6 我总觉得是在暗示你德的发际线

【德哈】不老梦

【Better-Five】
惊天ooc+小学生文笔预警
题目名为“不老梦”只是因为我很喜欢歌里的那句“若要忘却年少轻狂的痛,从此后分赴西东”
bgm:不老梦

关于我们仍然在相爱这件事,我们谁都没有提起。


德拉科和他的跟班克拉布、高尔一起哈哈大笑,肆意嘲笑着那封给哈利的情书。
珀西在尽力驱散人群:“你们走吧,走吧,快去上课吧,还有你,马尔福。”他特地指明了德拉科。
德拉科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本笔记本,把它递给克拉布和高尔看。
“还给我。”哈利压低了声音说。
德拉科显然以为日记是哈利的,得意地朝哈利挥舞着日记,毫不顾忌地打开了日记,随意翻动,发出“哗哗”的声音。哈利急了,抽出魔杖,喊道:“除你武器!”日记从德拉科的手中飞向空中,直到罗恩接住了它,把它递给了哈利。
德拉科带着些来不及掩饰的慌乱走了,经过金妮身边时顿了顿,毫不客气地朝她吼道:“我认为波特不太喜欢你的情人节贺礼。”
夜里,哈利偷偷拿出日记本,想仔细研究里德尔的日记,却发现里面掉出了一张纸条。哈利摊开纸条,映入眼帘的是流畅的花体字:哈利·波特,从看见你的那一刻起,我便喜欢上了你。
哈利皱了皱眉,翻看纸条,发现没署名,开始回想着他是否见过谁的字体长这样。
忽然,他脑袋一疼,直直地晕了过去。
等哈利再次睁开眼时,却发现自己回到了魔金夫人长袍店,那个第一次看见德拉科的地方。
由于已经见过了德拉科再加上现在的哈利可不怎么喜欢德拉科,对于年幼的德拉科的问话,哈利也显得没有那么自卑,甚至有种咄咄逼人的气势。
“喂,也是去上霍格沃茨的吗?”德拉科搭话。“是的。”
“你有自己的飞天扫帚吗?你打过魁地奇吗?”
“没有,但我想,我能入选我们学院的代表队。”德拉科发出一声嗤笑,显然是觉得哈利太自不量力。
“那你知道你会被分到哪个学院吗?”“不知道,但应该不会是斯莱特林。我可不这么喜欢他们学院的人。”
德拉科瞪了一眼哈利,把那句“我知道我会被分进斯莱特林”憋回肚子里,转过身去,显然不愿意和哈利说话了。哈利自己倒也乐意不和德拉科说话,在德拉科背后无声地笑了。
很快,哈利惊讶地发现,尽管他回到了一年级,但他能改变的仅仅是和德拉科·马尔福的初遇,或者是,他能记得的就只有和德拉科的初遇,其它事情他都记不太清楚了,只能任由他们朝记忆里那个模糊的方向发展。当他试图谈论关于他所能记住的,未来发生的事情时,就会发不出声音。罗恩和赫敏也会茫然地看着他,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
只不过在哈利再一次回到那天时,他着急地打开里德尔的笔记本,却没有在里面发现那张他曾受到过的纸条。
估计是其它同学的恶作剧吧,哈利这么想。
就这样到了三年级。
在一节魔药课上,无聊的德拉科打量着表面认真听课实则神游的哈利,看着他乱蓬蓬的头发和黑框眼镜遮不住的碧绿眼眸,笑了笑,毫不顾忌地在斯内普眼底下折了一只纸鹤,一挥魔杖,让纸鹤朝哈利飞去。
哈利看着飞到面前的纸鹤,偷偷地环顾四周,只见马尔福在向自己挑眉,很明显,纸鹤是马尔福给他的了。
好学生就是好啊,上课不听课偷偷折纸鹤还不会被罚,哪像我,做错一点又是扣分又是关禁闭的。哈利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摊开纸鹤,却发现纸鹤里面只画了一个自己的火柴人在骑飞天扫帚。怕不是在嘲笑自己上次摔下扫帚,画得可真够丑的。哈利在内心狠狠嘲笑了一番马尔福的画画功底,但明面上,他只是恶狠狠地瞪了马尔福一眼,没说话。
德拉科感受到来自哈利的怒视,挑了挑眉,笑了。
夜里,格兰芬多的寝室里,摊开的纸鹤被哈利随手扔到地上,哈利背靠床,看着罗恩向他们展示弗雷德和乔治的新发明。
“罗恩,究竟这东西的原理是什么?真的能成功吗?”迪安问道。
“我也不知道,要不试试咒语?现出原形!”
没想到,罗恩的手一抖,咒语没射中那东西,反倒射中了地上摊开的纸鹤。哈利发现,纸鹤马上显出了几行字。想着这也许是马尔福的诡计,哈利并没有声张,趁他们不注意,捡起了纸鹤查看,上面只有一句话:波特,今晚奖品陈列室见。记住,只能你一个人来。
哈利感到疑惑,这个马尔福到底想干嘛?他一年级时已经在奖品陈列室吃过一次马尔福的亏,他可不想再来一次。可现在不一样,马尔福也曾在魔药课上让他亲自去找布莱克,难不成他知道和布莱克相关的消息?
收到这个念头的鼓舞,哈利甩开被子,下了床,无视罗恩的询问“哈利,你去干嘛?”和纳威的阻拦“哈利,现在是特殊时期,你出去很危险的”穿上隐形衣,径直往奖品陈列室走去。
哈利到达奖品陈列室时,德拉科正在无意识地徘徊,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些什么。哈利凑过去,只听见马尔福小声地嘟囔:“波特,最开始你拒绝我的握手时,我的确很讨厌你,但我后来发现,那并不是讨厌。禁林里你不经意间说出的那一声“德拉科”的那一瞬间,我的心“咯噔”一跳,我知道,那是心动的感觉。那句“德拉科”也让我发现,也许你并不是那么讨厌我。你看,也许,我们还是有可能的。哎呀,这些话怎么说出口?我平时装出那么讨厌他的样子,让他知道我喜欢他,那还得了?”
没错,的确不得了。哈利皱了皱眉,马尔福喜欢他?这可有点让他难以置信了,毕竟德拉科在他心里就是一个巫师版的达力。每天都会堵在他上课的路上,拦住他,故意说些话来挑衅他。在哈利心里,他和德拉科可是一等一的死对头。
这么想来,说不定二年级时的纸条也是马尔福送的。毕竟在霍格沃茨里,写得一手漂亮的花体字的人可不那么多,但不巧,德拉科·马尔福就是其中一个。
他往前迈了一步,走进德拉科的视线范围,德拉科听见了脚步声,抬起头,看见了他。他们无声地对视着。
哈利清了清嗓子,打算打破这令人尴尬的沉默,正欲开口说些什么,一阵眩晕便袭击了他。
他再一次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回到了禁林,正和赫敏、海格并排走着。
哈利思考着发生了什么,二年级收到的纸条,德拉科说从初见时就喜欢他,于是他回到了与德拉科初见的魔金夫人长袍店。就在刚才,德拉科说在禁林里的那一声“德拉科”让他动心,于是他回到了禁林。
这么说来,只要德拉科向自己表白一次,他就会回到让德拉科心动的瞬间?这是什么神奇的魔法?
赫敏和海格疑惑于哈利长久的沉默,忍不住问他为什么不说话。哈利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回答。就在这时,冒出了红色的火花。哈利在心里松了口气,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接下来,没有让哈利意外,哈利、德拉科和牙牙分到了一组。与德拉科一同走在禁林里,哈利忍住了反驳的想法,对德拉科的一切挑衅都以沉默来应对,也控制住自己,没有再说出“德拉科”一词。
德拉科见他不说话,自然也不会自找没趣,问了哈利一句“波特,你今天是哑了吗?”就撇撇嘴,不说话了。
就这样,哈利到了四年级,他被选为三强争霸赛的勇士之一,备受质疑和嘲讽。
他和赫敏一起上魔药课时,发现斯莱特林的学生都等在教室外,每人的长袍前襟上都别着一枚徽章,那些徽章上无一例外,都写着“支持塞德里克·迪戈里——霍格沃茨的真正勇士!”
带头的德拉科见哈利走近,大声说道:“喜欢吗,波特?再给点别的花样你看看!”
说罢,德拉科按了按胸口上的徽章,上面的字变成了另外一句话“波特臭大粪”。
斯莱特林的学生学着德拉科的样子,都按了按那个徽章。最后,哈利眼前满是“波特臭大粪”这句话。
哈利再也忍不住了,拔出魔杖:“火烤热辣辣!”“门牙赛大棒!”德拉科不甘示弱。
当然,他们的咒语都没击中对方,反倒是击中了高尔和赫敏。
由于斯内普的区别对待,赫敏哭着跑了。哈利和罗恩在被罚禁闭后也只能乖乖回教室。
在略显黑暗的教室里,马尔福衣襟上的“波特臭大粪”显得格外刺眼,德拉科还不停地指着徽章,朝哈利得意地笑。鉴于这是在斯内普的课堂上,哈利忍了忍,没有出声,但也不禁疑惑,那个之前还说喜欢我的马尔福呢?他还专门制作徽章来羞辱我?
下课后,哈利摸了摸长袍的口袋,却发现口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徽章。
走到无人处,哈利掏出徽章,发现上面还是写着“支持塞德里克·迪戈里”,他试着按了按徽章,本想着会出现“波特臭大粪”的字样,没想到却是“波特,我喜欢你”
哈利来不及多想,又是一阵眩晕。
他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来到了二年级时的盥洗室,正准备和罗恩赫敏一起喝下复方汤剂。
由于预料到德拉科会说什么,哈利避免了像上一次一样差点暴露身份。
他强迫自己顶着高尔的脸朝德拉科奉承地笑,称赞他模仿科林的惟妙惟肖“对,没错,克里维就是这样”对德拉科的观点表示认同“德拉科,你说得对”。德拉科似乎对他很满意,还勉强称赞道:“高尔,你终于不那么迟钝了。”
问到了想要的东西,哈利就拉着罗恩赶紧离开了。
尽管并不太平,但哈利还是再次读到了四年级。
三强争霸赛的第二个项目与金蛋有关,在塞德里克的提醒下,哈利来到了级长浴室。
在桃金娘的帮助下,他成功打开了金蛋。离开之际,哭泣的桃金娘忽然飘到他面前,带着哭腔又不失八卦和激动的声音在他耳边轻声诉说:“有时也会来这个级长浴室的马尔福可是经常提起你,他还说什么穆迪把他变成白鼬那次是你第一次因为他而笑,他在那一瞬间忽然觉得原来你也是会对他笑的,原来你也不总是对他很冷漠。我说,他该不会是喜欢上你了吧?”
哈利脑子里立刻浮现出了德拉科被变成白鼬时哆哆嗦嗦的可爱模样,素来喜欢小动物的哈利忍不住又笑了。
桃金娘还没来得及追问下去,就看见哈利消失在了她面前。
又回到了四年级初,哈利面对眼前愤怒的穆迪,魔杖直指一只浑身雪白的白鼬,看着白鼬在魔杖的威胁下有些绝望和哆嗦,忍住了嘲笑变成白鼬的德拉科的欲望,转而抬头看向了树,似乎在研究这棵在霍格沃茨待了这么长时间的树有什么独特之处。
一旁的罗恩赫敏和围观群众一起大笑,没注意到哈利的异样。
终于复原的德拉科也顾不上一旁装作看不见的哈利,只是恶狠狠地用“他爸爸”威胁着穆迪。
可接下来的五到七年级,这三年,对哈利·波特,对许多巫师来说,都是极其黑暗的三年。
哪怕只是在霍格沃茨,德拉科也没有像以前那样,经常跟踪嘲讽哈利了。哈利已经很久没有看见那个曾经说“要想猎狗一样跟着他”的金发少年了。
但从四年级起,可能是因为那个不知名的让哈利每次都会因马尔福的表白而回到让他心动的那一刻的魔法,哈利自己也开始悄悄地打量德拉科。
除去那淡金色的头发和略显苍白的脸色,德拉科的眉眼也很出众,灰蓝色的眼眸不知撩动了多少少女的心弦。德拉科极少笑。但不能否认的是,德拉科笑起来时微红的脸更能为他的颜值加分。或许是想引起哈利的注意吧,德拉科乐于和哈利作对,在各种地方堵他,还记得五年级德拉科成为调查行动组成员后以“我不喜欢哈利·波特”为由扣了哈利五分吗?
哈利得承认,在一次次的观察中,他真的喜欢上了那个有些骄纵的少年。
无奈,天不遂人意。
那场闻名巫师界的大战结束后,除了那次哈利出庭为马尔福一家作证外,哈利和马尔福似乎再无交集。
在庭审现场,哈利力证他打败伏地魔的魔杖是属于德拉科的,同时纳西莎谎称他死亡,他们都对打败伏地魔产生重大作用。哈利的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德拉科·马尔福,他固然曾经是食死徒,但他在作为食死徒期间所做的错事并非他自愿,只是迫于无奈。在我被捉进马尔福庄园时,他分明认出了我,但却没有指认我。明明只要把我供出来,他一家人就可以被伏地魔所重用,但是,他没有。我想,从这里便可以看出他不是一个残忍的人。”
可即使这样,德拉科也没有看过哈利一眼,全程低着头,没有为自己辩解,不知道在想什么。从开始便一直在注视德拉科的哈利心知德拉科不愿理他,他也知道德拉科是个骄傲的人,可能未必愿意在他的帮助下避免威森加摩的处罚,也就没有再看他了。
可哈利不知道,他离开后,德拉科盯着他离开的方向看了好久。

救世主总是受人欢迎的。但哈利拒绝了无数姑娘的邀请,他在等,等德拉科开口告白。他知道,这一次,只要德拉科一开口,管他什么魔法,他一定会答应。
几年后,哈利等到了德拉科和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的婚礼邀请函。
哈利无声地盯着邀请函看了好久,可能看得照片上的新郎新娘心里都有些发毛了吧。他明白大战后马尔福家的艰难处境,也理解他此番政治联姻对马尔福家的助力有多大。但他依然不甘,他还在等。
直到婚礼快开始,哈利才匆匆幻影显形到现场。
他去的时候有些晚了,前排满满的都是人,只在阿斯托利亚的正后方恰好留有一个位置,哈利赶紧挤了过去。
哈利进场时,德拉科眨了眨眼,好像是在确认哈利是否来了,但面上表情没有变化,眼睛还是盯着阿斯托利亚。
婚礼开始了,牧师问道:“德拉科·马尔福先生,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小姐,你愿真心诚意与对方结为夫妇,遵行上帝在圣经中的诫命,与对方一生一世敬虔度日;无论安乐困苦、富贵贫穷、或顺或逆、或健康或病弱,你都尊重他(她),帮助他(她),关怀他(她),一心爱他(她);终身忠诚地与他(她)共建基督化的家庭,荣神益人。你愿意吗?”
“我愿意。”阿斯托利亚马上答道。
德拉科顿了顿,看向前方,哈利感到他的目光仿佛化作了无形的箭,穿过阿斯托利亚,射到他身上。
他和德拉科隔着阿斯托利亚对视。那一刻,哈利想到了很多。他想到他们球场上几次争夺金色飞贼,互相碰撞,却也会朝对方得意地笑,想到德拉科曾无数次在教室门口堵他,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却只为和他说上几句话,想到六年级时,德拉科终于没有再堵他了,是他一直在寻找德拉科的踪迹。
他们的眸中都有情,却都说不出,也不能说。
哈利以为德拉科会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但德拉科没有。德拉科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我愿意。”
就在此时,哈利感到了天旋地转。这发展不对啊,德拉科·马尔福都没向我表白,我为什么还会晕?哈利这么想着,伴着婚礼进行曲,在众宾客的惊呼声中倒了下去。
这一次,哈利可没像前几次那样那么快就重新睁开了眼睛。朦胧中,他感到自己躺在地上,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哈利看到德拉科对他笑,对他说,别来无恙。
【黄道吉日,诸事皆宜】

文中开头捡日记+德哈初遇+徽章这三部分部分引用了hp原著,德亚婚礼神父的话摘自百度百科,如有冒犯,在这里致歉
这是我写过最长的文章了(然而只有5k+
我觉得我还是回去写沙雕日常吧

【HP_Better联文】群 号:626 749912
欢迎进来一起玩~

也欢迎扩列,我q号:2964836874
记得备注下是德哈粉哦

德哈无脑日常(3)

小甜饼
惊天ooc和小学生文笔预警
素材源自生活



1
德拉科和哈利谈恋爱后,曾问过哈利他是否和秋·张谈过恋爱。
哈利回答:没有
只是朋友
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分手

(大家念出来就会发现哈利的话是句尾单押x3哦




2
赫敏和金妮参观韦斯莱笑话商店时,韦斯莱双子把她们悄咪咪拉到一边。
弗雷德:我们这里有由罗恩友情提供的,哈利和马尔福在盥洗室那个的视频,要吗?
赫敏:哈利和马尔福在盥洗室里哪个?干啥了?
乔治:就是那个。要吗?
金妮:所以到底是哪个?
弗雷德:反正就是哈利和马尔福那个的视频。要吗?
赫敏:算了,不要了。金妮,我们快走。



3
一次文艺晚会上,德拉科一上场,就用低沉的嗓音为他和哈利做自我介绍:“It's your boy Draco Malfoy, and my home boy Harry Potter.”
此言一出,立刻甜到了不少人,女生的尖叫声也响彻了整个礼堂。



4
哈利和德拉科谈恋爱才发现,德拉科其实是个细心的人。
比如,当他们一起在公交车站等车时,每当有车靠站,人群从车上涌下来,他总会把哈利拉到少人的地方,让哈利站在他身后,不被拥挤的人群挤到。



5
要说德拉科和哈利之间最刺激的经历里排名前三的,也是在公交车站旁若无人地亲吻对方。
哈利搂住德拉科的脖子,德拉科揽着哈利的腰,唇齿交缠,还顺带交换了一把唾液。双方的耳尖都有点红,这可是他们第一次在公众场合这么亲密。
这个场景怎么看都是甜的,如果能忽略旁边的女生的小声惊呼和意味深长的笑容就更好了。
可他们不知道,这种场景从别人的角度看来就是另一回事了。
赫敏的家离哈利的家挺近的,都是在一个公交车站下车,因此总会看见德哈在一起的赫敏对德拉科和哈利之间的基本互动差不多已经免疫了。
但这次不一样,准备下车的时候,赫敏已经看见哈利和德拉科抱在一起了,此时赫敏饱经风霜的内心开始泛起了波澜,并决定明天把“震惊!德哈竟在车站忘情拥抱”当作新闻告诉班里的女生。
终于在拥挤的人群里挤下车了,刚想装作看不见德拉科和哈利的赫敏却在一个不经意抬头的瞬间发现德拉科和哈利已经旁若无人地拥吻在一起了,赫敏似乎还听见了他们亲吻时发出了的享受的“唔”的声音。
这么刺激的吗?尽管赫敏的心里已泛起惊涛骇浪,但作为一名称职的腐女(bu shi),她默默地决定码下这个场景,明天和所有喜欢德哈的女生发糖。



6
众所周知,哈利·波特对球鞋有着极大的热情。他家里满是球鞋,甚至过情人节还曾经试过送女朋友球鞋。
收到礼物的秋·张:……那我还真是谢谢你了。
但当他与同是球鞋迷的德拉科·马尔福谈恋爱时,情况就不一样了。他们会在过情人节前、对方生日前,登陆对方的账号,看看对方最近在看的球鞋,然后互送球鞋。
吃瓜群众罗恩:……既然都是球鞋,那你们自己买自己的,不就好了吗?为什么非要互送球鞋呢?
德拉科:这是表达我和哈利之间的爱意的方式,你不懂。
罗恩:对不起,我真不懂。



2那个是班里一男生问我一朋友的问题,所以我也不知道那个视频究竟是什么视频,那男生也没说清楚,就是问要不要(无奈摊手
3的灵感来源:第三期中国新说唱Blow Fever和万妮达合作的歌曲《No Day Off》的中Blow Fever的歌词,虽然对他无感,但这句话是真的苏

许久不见,上线就沙雕的我
字体的歪斜程度……我真的尽力了,希望你们别嫌弃
忽然脑了个斯哈,扫雷预警p5
p6原图

不能理解为什么现在总有一两篇德哈文里给我一种德赫的即视感
这些文一般都是赫敏觉得德拉科有秘密,想去发现他的秘密,罗恩和哈利不关心;接着他们仨或者一起或者只是赫敏和哈利得知拽的秘密,最后德哈蜜汁he
总觉得赫敏和哈利的人设反了
看过hp6的都知道哈利才是对你德最上心的那个,罗赫日常漠不关心.jpg好吗?

今日份的一个朝气逢勃,想和Mr Stark那啥的Peter
p3,p4原图

两个骚包(bu shi)攻的日常
p3原图


对不起,我又沙雕了

昨天发了刀,今天发糖
今天也是沙雕的一天
p5原图